视频|这种虚构出来的西方话语体系影响不少中

在4月29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就西方中心论进行了解构。 欧洲启蒙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伏尔泰曾称赞中国是举世最优美、最古老、最广大...


  在4月29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就“西方中心论”进行了解构。

  欧洲启蒙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伏尔泰曾称赞中国是“举世最优美、最古老、最广大、人口最多而治理最好的国家。”在18世纪欧洲思想家中,也有少数对中国持比较否定态度的,主要是法国哲学家孟德斯鸠和德国哲学家黑格尔。他们把中国政体定义为“专制政体”,他们的观点随着欧洲经济地位的上升,随着中国和亚洲经济地位的下降,逐步变成了西方的主流观点并影响至今。我们今天回头看一看孟德斯鸠和黑格尔对中国的批评就会发现,他们的话语逐渐成为主流的过程正好是欧洲国家崛起的过程,也正好是种族主义理论在欧洲兴起的过程。那么种族主义者就认为欧洲人是文明人,其他人种都不如欧洲人优秀,甚至是劣等的。孟德斯鸠的自然环境决定论是种族主义理论的起点之一,而黑格尔是哲学家,他从二元对立的世界观出发,故意把中国塑造成西方的对立面,中国是停滞不前,没有历史,是“东方专制主义”,是“历史停滞”的国家,以反衬西方的所谓“自由、文明和进步”。这种虚构出来的话语体系实际上也影响了不少中国人,一直到今天。

  对于孟德斯鸠和黑格尔的观点,很多人都提出过质疑。例如当时中国的思想家严复早在1906年就写过文章,指出黑格尔的哲学本质上是反自由的,同时带有以进步和历史规律的名义对落后民族进行征服的意味。中国另一位思想家章太炎也对黑格尔提出批评,指出中国的庄子哲学才是真正具有自由精神的。这些观点与后来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哲学家杜威反思德国古典哲学,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国哲学家罗素反思德国古典哲学也是一致的。中国学者刘梦溪有一本专著专门考证中国历史上的《狂》,这个“狂”实质上就是一种自由,在中国文化中是源远流长的。中国很早就有武侠文化,这是一种超然的自由。我们有自由文人的传统,比如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和《桃花源记》。我们还有绘画中的大写意,书法中的狂草,道家崇尚自然,佛家崇尚顿悟,这些都是崇尚自由的表现。所以这些是真正的知识和精神的自由,这种传统在欧洲是很少的。

  此外,中国和欧洲的经济制度也是不一样的,中国的土地在绝大多数的历史时期内是可以自由买卖的。我们是小农经济,家庭有一片自己的土地,虽然不大,但是属于自己。而欧洲不一样,欧洲多数时间内政治上是政教合一的,土地多数时间内是不能自由买卖的。所以把中国说成是专制,把欧洲说成是自由,应该说是张冠李戴。欧洲人当时的自由太少太可怜,所以拼命争取自由。回头看这一切,黑格尔也好、孟德斯鸠也好,应该说他们对中国的了解是非常有限的。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youmeidejuzi/2051.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